• <var id="kcemc"></var>

  •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身在情長處

        第四十三章 無奈答應

        身在情長處 孟微之 2031 2019-03-05 17:23:22

          “父皇,山楂糕好吃嗎?”

          缊華仰著天真無邪的笑臉,一雙不染世俗的眸子望著自己得父親。

          “嗯!好吃,這山楂糕酸酸甜甜的,好吃的很。”

          “那我回去以后讓母后也做給我吃。”缊華看著手里所剩不多的山楂糕,這山楂糕真好,一定要讓母后每天做給自己吃。

          “嗯?這山楂糕難道不是你母后做的嗎?”在趙煜的印象里,他還未見過缊華吃除了蕭淑清以外的人做的糕點。

          雖然自己也是。

          “不是啊,這是惠娘娘給我的。”缊華咽下最后一口山楂糕。

          “惠娘娘?你之前見過她嗎?”

          之前鄭柔惠給自己送山楂糕,被自己拒絕了,可沒成想還是通過缊華,吃了一口。

          “沒有,我今日才第一次見她。”

          “第一次見到她就吃她的東西,還喚惠娘娘喚的如此親切,下次可不許了。”

          缊華委屈地嘟了嘟嘴,他覺得惠娘娘看著很和善啊,而且父皇的妃子難道自己不是應該如此叫嗎?

          父皇可真奇怪。

          但是缊華還是乖巧地答應了趙煜。

          回到鳳藻殿時,蕭淑清已經準備好午膳等了趙煜父子倆多時了。

          “今日怎么回來的比平時晚些?”

          “母后。”看到蕭淑清,缊華就從趙煜身上跳下來,準備撲到蕭淑清懷里,可沒想到卻被趙煜拉住了:“你母后懷著孕呢,不方便抱你。”

          繼而又溫柔地轉向蕭淑清:“剛剛缊華趁我和丞相說話的功夫,貪玩偷偷溜了,所以又害得我找了許久。”

          “缊華,怎么這么貪玩啊。”蕭淑清佯怒。

          “母后,我錯了,下次再也不了。”缊華委屈地撒嬌。

          蕭淑清可是心都化了,本來也是沒有真生氣:“好了,快吃飯吧。”

          今日許是吃了山楂糕的緣故,缊華比平時里多吃了半碗飯。

          搞得蕭淑清都很詫異,平時可是多讓他吃一口他都不會吃的。

          “咦?缊華今日胃口很好嘛?”

          “我覺得今日胃口好好,應該是剛剛吃了山楂糕的緣故。”

          惠娘娘說山楂糕有開胃的功效,那今日多吃半碗飯,許是這個緣故吧。

          “山楂糕?”蕭淑清一臉不解,她不記得今日做過山楂糕啊。

          “是我在回來的路上碰到了惠娘娘,她給我的。我覺得真好吃,下次母后也做了我吃,我還給父皇吃了一口,父皇也說好吃呢。”

          “好了,缊華,吃飯。”

          在一旁許久不做聲的趙煜突然開口。

          缊華聽到父皇突然開口,有些嚇到了,拉了拉蕭淑清的袖角,弱弱地聲音:“母后,父皇是不是不高興啊,剛剛在路上他還怪我第一次見到惠娘娘就吃她的東西,該親切地喚她惠娘娘,可我看著惠娘娘跟好啊。”

          明明父皇剛剛心情還蠻好的嘛,怎么說到他也吃了山楂糕,就不高興了呢。

          蕭淑清掩嘴偷笑,望著趙煜:“你父皇可能今天心情不好,好了,缊華乖,吃飯吧。”

          吃完飯,缊華去午睡了,臨走前還不望叮囑蕭淑清給他做山楂糕。

          “陛下,山楂糕好吃嗎?”

          今日鄭柔惠去給趙煜送山楂糕碰了灰,蕭淑清可是知道的。

          “一般吧,能吃。”既然自己都吃了,那也不能說難吃吧。

          “明明就是很好吃,陛下就嘴硬吧。”

          趙煜放下手里的茶杯,拉過蕭淑清的衣袖,蹙著眉:“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如此幫那個鄭柔惠呢?”

          “我哪里幫她啊,我有幫她把陛下拽到她面前嗎?”

          “雖然沒有這樣做,那也快了。昨天她進宮,你就為她說話,晚上又勸我去他那里,今天還教她去勤政殿給我送糕點。”

          蕭淑清順勢坐到趙煜懷里,言語嬌柔:“那我能怎么辦,她是我為你選入宮的,可你對她這樣冷漠。我若是不幫她,豈不是要讓她在這宮里白白蹉跎一生。”

          蕭淑清頓了頓,接著說:“鄭柔惠這個姑娘,活潑嬌俏,而且心思純良,是個好姑娘。”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嗯?”趙煜的手放在蕭淑清發間,修長的手指繞著飄柔烏黑的青絲,語氣漫不經心。

          “我希望你可以去經常去延暉殿陪陪她,也好讓她不至于如此孤寂。”

          “你就舍的讓你的夫君去陪別的女子。清兒,你未免也太大度了吧。”

          “陛下以為我真的愿意嗎?哪有女子愿意和她人分享夫君,可我與其他女子不同,我是皇后啊。所以,陛下的人可以去她那里,但是,心不可以。”

          蕭淑清可不希望,最后趙煜的心也分給了鄭柔惠。

          趙煜勾起唇:“那我的心要是也去了她那里,你改如何?”

          “你敢!”蕭淑清言語激動,環著趙煜脖子的手臂又緊了緊。

          趙煜可笑的更歡了:“那你還把我往她那里推,可真是口是心非啊。”

          “女人不都是口是心非的嘛,陛下心有七竅,這些也不明白嗎?”

          “不明白,”趙煜搖搖頭:“還請清兒指教一二啊。”

          蕭淑清仰起頭吻上趙煜唇,步搖輕顫,打在趙煜臉上,明明步搖的力道并不大,可趙煜的臉頰卻微微紅了。

          蕭淑清的主動,碰上趙煜,卻完全成了被動,很快趙煜就掌握就主動權,趙煜的嘴唇有些起皮了,但并沒有影響唇的溫柔和柔軟,灼熱的氣息撲在蕭淑清的鼻尖,引的全身都暖暖的。

          良久,終于結束了這個綿長的吻。蕭淑清趴在趙煜懷里,微微喘氣。

          趙煜溫厚的手掌輕輕摸挲著蕭淑清的背:“清兒可是越來越主動了。”

          “陛下不是要讓臣妾指教一二嘛,難道陛下不喜歡嗎?”

          “喜歡啊,喜歡的很,這樣的指教,不妨多來幾次。”

          趙煜溫熱的氣息撒在蕭淑清脖頸里,酥麻感又席卷而來。

          “剛剛陛下可答應我了。今晚去延暉殿的。”

          “我何時答應了?”趙煜停下手下摸挲的動作。

          “就剛剛啊,”蕭淑清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望著趙煜:“陛下今日就去吧,就當是幫幫我,好嗎?”

          蕭淑清如此撒嬌,趙煜能有什么辦法,只得無奈的答應。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2. <var id="kcemc"></var>

      3.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4.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六年级通比方法 世界美女裸体写真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贵阳沐足经理 大小单双彩票下载网址 麻将二八杠如何作弊 新时时走势图163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 福州沐足中心 黄金计划软件有手机版本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六年级通比方法 世界美女裸体写真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贵阳沐足经理 大小单双彩票下载网址 麻将二八杠如何作弊 新时时走势图163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 福州沐足中心 黄金计划软件有手机版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