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kcemc"></var>

  •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身在情長處

        第三十七章 父母之愛

        身在情長處 孟微之 2126 2019-03-01 10:46:07

          第二日,宣旨太監就攜圣旨來了鄭府。

          鄭柔惠的父親馬上穿戴好正冠朝服,帶著亦一身正裝的鄭柔惠母女疾步趕往前廳戒指。

          明黃色耀眼的圣旨慢慢展開,宣旨太監細長尖利的聲音在安靜的廳內響起,眾人屏氣靜聲。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鄭氏之女,毓秀名門,秉性柔嘉,克敬盡事,仰承皇太后慈諭,冊為正一品惠妃,賜居延暉殿。擇吉日入宮。

          欽此。”

          話音落下,鄭柔惠和父母俱微微一愣,剛入宮就冊為正一品妃嬪,先朝可是從未有過這樣的例子啊,鄭柔惠更感受寵若驚。

          “鄭大人還不領旨謝恩?”宣旨太監見半晌都無人應答,遂開口提醒。

          “謝陛下隆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鄭柔惠一家俯首行禮,恭敬得體,不勝欣喜。

          宣旨太監身邊還站著一位女使,大約四十有余,衣衫素雅,發髻一絲不茍,面上看著,應是好相處之人。

          “這位是陳女使,入宮多年,經驗豐富,從今日起,余下三日,就由她為鄭小姐教導宮中規矩。”

          宣旨太監引過陳女使,給鄭家做介紹

          鄭柔惠的母親從婢女手中接過一袋早已準備好的碎銀,塞到宣旨太監手中:“公公辛苦了,這點心意,還望公公收下。”

          宣旨的差事果然是樁肥差。

          宣旨太監接過銀子,喜笑顏開,眼角都透著銅錢的腐臭味。

          “鄭小姐一入宮就被封為正一品,這可是前所未有的恩典啊,日后,鄭小姐一定會前途無量,光亮門楣。”宣旨太監也是油嘴滑舌,溜須拍馬。

          “那就借公公吉言了。”鄭夫人溫厚端莊。

          鄭柔惠盈盈上前,柔聲問宣旨太監:“不知延暉殿在宮中何處啊,我怕后日進宮迷了路,公公是否告知一二。”

          “鄭小姐不必擔心,小姐入宮,在宮門口會有姑姑候著小姐,帶您入宮。”

          “原來如此,多謝公公了。”

          “鄭小姐放心,延暉殿典雅精致,離陛下的勤政殿,皇后娘娘的鳳藻殿都很近,乃是風水寶地啊。”

          入宮的妃嬪最想知道的不就是自己居住的宮殿是否和陛下的寢殿離得近嘛。

          余下幾日,鄭柔惠都在府里跟著陳女使學習宮中習俗規矩。每日卯時起身,晚上戌時安歇。

          辛苦自是不必說,但鄭柔惠一直虛心受禮,未有一絲抱怨。連見過無數世家小姐,宗室貴女的陳女使都對鄭柔惠稱贊有加。

          教習最后一日,也就是進宮的前一日。午時陳女使就已經離開,余下半日,留給鄭柔惠和父母獨自相處。

          悉心養育十七年,過了今日,就要入宮,再見之日寥寥無幾。

          鄭柔惠的母親已經偷偷哭了好幾次了,鄭柔惠的父親雖訓斥鄭母婦人之見,但也是時常默默嘆氣。

          鄭母很珍惜和女兒相處的最后時光,拉著鄭柔惠的手,細細地看她,又同她絮絮叨叨說了好些話,溫柔愛憐。

          鄭柔惠雖有些舍不得父母,但一想到可以入宮陪在趙煜身旁,她的心里便是無限期待的:“母親不必太過擔心,女兒聽說,每個月十五,還有佳節年底,母親都是可以入宮看女兒的。”

          “唉,即使如此,可每次進宮,也頂多只能呆一個時辰,你在母親身邊十七年,突然離開,我怎么舍得。”

          鄭母眼眶微微泛紅。

          看著母親傷心,鄭柔惠也是不好受的,父母愛人,注定是不能兩全的。

          “好了,不說了。今日晚膳母親親自下廚,做你愛吃的菜。”

          入了宮,鄭柔惠想吃母親做的菜也是吃不到了。

          母親剛離開,鄭柔惠的父親就進來了。

          鄭父一向嚴厲寡言,今日卻是一副慈父形象。

          “父親,您怎么來了。”

          在鄭柔惠的印象里,十七年來父親踏進自己房中的次數一只手都數的過來的。

          就連小時候自己發高燒,母親衣不解帶的在自己身邊照顧三天三夜,父親都未踏進房中一步,他說有鄭母照顧,他不用擔心。

          “你明日就要進宮了,我來看看你。”

          “父親請坐。”

          沉默半晌,鄭父開口:“惠兒,一入宮門深似海,往后,就再也沒有父親母親的庇護了。你以后不再是任性嬌縱的鄭家小姐,而是君王之妾,許多事怕都要身不由己。”

          “這些女兒都知道的。”類似的話母親也說過。

          “當今太后你雖喚她一聲姑姑,但畢竟不是嫡親的,況且,當今皇后從小在太后娘娘身邊長大,不是母女卻勝過母女,她們之間的感情是遠勝于太后娘娘和你的姑侄之情的,所以在宮中,你不能指望太后為你做主。你得靠你自己。”

          今日父親說了這樣多的話,鄭柔惠竟有熱淚盈眶的感覺,原來自己的父親,也有如此柔軟的一面。

          “女兒都明白,女兒不會指望任何人的,自己的路,是要由自己獨自前行的。”

          “女兒啊,”鄭父寬厚的手掌撫過鄭柔惠的頭:“為父不奢望你成為宮中寵妃,顯赫一時,我與你母親只希望你能一輩子康寧,平安終老。”

          鄭柔惠雖不奢望成為宮中寵妃,但奢望可以得到趙煜的寵愛和溫情。

          望著父親離開,鄭柔惠忍不住感慨,原來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

          “今日大人和往常不一樣。”芳草也看出以往冷漠嚴峻的鄭父多了一絲人情味,而且離去的身影還有些落寞傷懷。

          “小姐明日就要入宮了,行李奴婢也收拾好了,小姐需不需要去看看。”

          “不用了,你做事我放心的。”

          鄭柔惠盯著窗外發呆片刻,像是喃喃自語,又像是說給芳草聽。

          “我這算心愿達成嗎?”

          別人看不出鄭柔惠的心思,芳草是看得出的,如今小姐如愿進宮,她替小姐高興。

          “當然算了,而且小姐一入宮就被冊封為正一品惠妃,足以看出陛下對小姐也是十分重視的。而且小姐沉魚落雁,端莊柔順,往后一定會得陛下寵愛的。”

          “真的如此嗎?你這樣說,是因為沒見過皇后娘娘,你不知道,皇后娘娘才是真的傾國傾城,嫻雅高貴,而且她和陛下青梅竹馬,這樣的情分,哪里是我比得了的。”

          “但小姐比皇后娘娘年輕啊,我相信,假以時日,陛下一定會被小姐深深吸引的。”

          鄭柔惠暗淡的眼眸又重新光亮起來。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2. <var id="kcemc"></var>

      3.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4.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性感美女妹妹 bmw746娱乐在线网 电玩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四川时时官方网站 北京福彩pk10官方网站 手机时时彩冷热号统计 彩96app下载 有没有玩北京pk10长期赢的 足球单双玩法介绍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性感美女妹妹 bmw746娱乐在线网 电玩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格图 四川时时官方网站 北京福彩pk10官方网站 手机时时彩冷热号统计 彩96app下载 有没有玩北京pk10长期赢的 足球单双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