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kcemc"></var>

  •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身在情長處

        第三十章 信任

        身在情長處 孟微之 1956 2019-02-23 22:37:03

          蕭淑清望著趙煜凝視的眼神,緩緩地開口:“但我是皇后,是晉陽王的妹妹,且先不說作為妹妹,以皇后的身份我就有必要規勸晉王。兄長只是一介臣子,手握重權,的確不妥,朝臣議論也是應當的。”

          “是我讓你受委屈了,清兒,是我沒有思慮周全,讓你和晉陽王遭受流言蜚語了。”

          趙煜心疼蕭淑清,她也不過二十歲,應該活潑無慮,過得肆意灑脫,可她嫁給了自己,作為皇后,所思所行都要為他考慮,為大局著想。

          “哪有兒什么委屈的話,”蕭淑清環住趙煜脖子的手緊了緊:“我一點都不委屈,能嫁給陛下,是我此生最幸運的事情。況且陛下對清兒這么好,清兒不悔此生。”

          趙煜在蕭淑清艷若桃李的臉頰上落下響亮的一吻:“清兒,我會謹記自己當初的諾言,對你數十年如一日。”

          蕭淑清想起以前的事情,眼神變得悠遠,以前,曾經,過去,感覺是很久遠的事了,當初的自己,不相信帝王家有真情:“陛下,我當年嫁給你時,是很矛盾的,我深愛陛下,可我又害怕君王薄情,畢竟天下女子千千萬萬,我也會有容顏老去的一天,我怕最終我會守著冰冷的宮殿,獨自老去。”

          豁然間,蕭淑清臉上的表情變得嬌羞溫暖:“但陛下這幾年來,對我的深情,讓我對陛下漸漸深信不疑,我相信陛下永遠都是我的少年郎。”

          趙煜對上蕭淑清明亮滿懷希冀的眼眸:“我此生定不負你。”

          蕭淑清靠在趙煜肩頭,覺得踏實安心,這樣一份真情只屬于自己一人,真好。

          說到這兒,蕭淑清覺得她該為趙煜選秀了,君王的后宮,只有她一人,未免太寂寥了。蕭淑清一直都明白,君王身邊總會有其他女子的,就算現在沒有,以后也會有,但她知道不管以后如何,趙煜對自己,都會始終如一,在趙煜心里,自己一定是那個最特別的存在。

          死生契闊,與子成説,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漫長的時光,就讓他們一起攜手共度吧。

          第二天早朝,趙煜頒下一道令眾臣嘩然的圣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晉陽王人品貴重,少年將軍,乃肱骨之才,多年鎮守邊疆,保境安民,且忠心耿耿,為國為民,所以,兵符交于晉陽王之手,朕很放心。以后若再有人提及兵符之事,朕定嚴懲不貸。”

          旨意一下,眾臣面面相覷,有人想勸諫趙煜,可話還沒出口,就被他的凜冽的眼神懟了回去,再不敢多言。

          蕭明卿愣了片刻,想起當日歸還兵符之時陛下說的話,跪下接了圣旨,叩謝皇恩。

          趙煜對晉陽王府的倚重和信任給那些制造流言的人重重一擊。

          他們制造出如此多流言蜚語,明面上是關心朝政,為國著想,恐外戚干政,暗地里不過是看晉陽王府軍功顯赫,受皇帝倚重,又有妹妹為中宮皇后,所以想挑撥皇帝和晉陽王府的關系,離間皇帝和晉陽王的心。

          但他們的算盤打錯了,萬萬沒想到趙煜根本沒有將流言聽進去,反而特下圣旨,這無疑是向朝臣宣誓,和晉陽王府過不去就是和他作對。

          下了朝,便有朝臣私下議論。

          “陛下竟如此厚待晉陽王府。”

          “是啊,我沒想到陛下會為此特意頒下圣旨。”

          “我以為,有了那些流言,陛下會對晉陽王府有些戒備,可……唉。恐怕日后,晉陽王府更加權勢滔天啊。”

          “是啊……”

          蕭明卿的出現,打斷了他們的談話,蕭明卿剛好走到回廊處,聽見了這些話,他聽到這些話,心里還是不好受的,他一心為國,可在這群朝臣眼里,卻是功高震主,呵,人的嫉妒心。

          “見過王爺。”見到蕭明卿,這群剛剛還在議論的大人趕緊閉了嘴,唯唯諾諾。

          “日后背后議論的事還是別再有了,若是對我晉陽王府有意見,可以當面對我說。”蕭明卿面色平靜,語氣平淡,但又透著不可違逆的威嚴。

          “不敢不敢,下臣不敢。”這群長舌的大人早已嚇出一身冷汗,戰戰巍巍。

          鳳藻殿,一杯溫熱清香的茶入喉,蕭淑清悠悠地說:“沒想到陛下會這樣做。”

          “這下好了,可算讓那些碎嘴討嫌的人閉了嘴。”聽到針對晉陽王府的流言,玉落的心里是很氣憤的。

          “罷了,隨陛下去吧,既然陛下愿意這樣處理。那便如此吧。”

          晉陽王府內,羅清綬早已備好清茶糕點,等下朝歸來的蕭明卿。

          看到蕭明卿頎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府門口,羅清綬趕緊迎上去:“王爺回來了。”

          “嗯,逸兒呢?”

          “在后院由乳娘陪著。”

          “嗯。替我更衣吧。”

          一回府,蕭明卿就會脫下朝服,換身輕便的常服。

          “王爺今日怎么了?”羅清綬察覺今日的蕭明卿不太一樣,和以往大不相同。

          蕭明卿遂把陛下的旨意告訴了羅清綬。

          羅清綬聽后也是有些詫異的,但她素來通透貞靜,淡淡一笑,露出梨渦:“這是陛下信任王爺,不管旁人怎么樣,只要王爺不負陛下所托,不虧于心就好了。要讓每個人都贊同我們晉陽王府,是不可能的,我們只要做好自己,又管他人怎樣呢?”

          是啊,不虧陛下就好了,當日蕭明卿去歸還兵符,趙煜告訴蕭明卿,這兵符,只有放在他蕭明卿手里,他才放心,趙煜初登大位,能信任的人并不多,而晉陽王府,就是他強有力的后盾。

          作為臣子,能得陛下如此信任,是蕭明卿的榮幸,既然陛下如此信任他,他還畏懼什么呢。

          蕭明卿朗朗一笑:“清綬,還是你通透,你的一番話,讓我醍醐灌頂。”

          羅清綬為蕭明卿穿好外袍:“王爺言重了,我不過是婦人之見罷了。我今日泡了新到的雨前龍井,王爺嘗嘗吧。”

          “好,清綬一起。”蕭明卿拉上羅清綬的手,一起去了前廳。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2. <var id="kcemc"></var>

      3.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4.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长沙小姐招聘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 假彩票打印系统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重庆时时存在作弊么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最新日本女优写真 新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时时彩龙虎人工计划 时时彩双胆方法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长沙小姐招聘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 假彩票打印系统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重庆时时存在作弊么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最新日本女优写真 新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时时彩龙虎人工计划 时时彩双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