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kcemc"></var>

  •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身在情長處

        第二十九章 鬧別扭

        身在情長處 孟微之 2146 2019-02-23 13:57:58

          蕭淑清和兄長說了許久的話,不知不覺已快到正午了。快入夏了,一到中午天氣就開始灼熱,茂密青蔥的樹上滿是聒噪的知了,叫的人心煩。

          玉落始終最貼心周到,她輕輕走出殿,吩咐小太監拿沾網挨個把知了沾了。

          太陽大了,外面也待不住了。羅清綬領著兩個活潑可愛的小男孩進了內殿。

          缊華開心地撲向母親,張開小手向母親求抱抱。

          蕭淑清溫柔地掏出手帕,擦擦缊華額頭上的汗珠:“玩累了吧,外面很熱吧。母親為你和弟弟準備了解暑的綠豆粥,等會下去喝吧。”

          蕭淑清說完望著一旁靠在羅清綬懷里的蕭逸陽:“逸陽,玩累了吧,是不是有些困了?”

          羅清綬看了看眼神迷離的小人兒,忍不住笑了:“是呢,逸兒是有些困了。”

          “那我們回府吧。”蕭明卿看了看靠在妻子懷里的兒子,輕聲對妻子說。

          蕭明卿起身向蕭淑清行禮告退:“逸兒困了,臣就先告辭了。”

          “好,兄長和嫂嫂慢走。”本來蕭淑清是打算留兄長一家用午膳的,可看到逸陽困了,也不好多留了。

          羅清綬向蕭淑清微微一拜,隨蕭明卿一起出了正殿。

          出宮回府之時,蕭明卿讓妻兒先回府,自己去了勤政殿面見陛下。

          轉眼間到了午膳時間,可趙煜還是沒有回鳳藻殿用膳。

          蕭淑清幾次看殿門口,都沒有絲毫來人的跡象。

          玉落看著自家娘娘始終不肯先用膳,忍不住上前勸道:“娘娘,要不您先用膳吧,也許陛下今日事忙抽不開身,所以不過來了。”

          “再多的朝務,午膳還是要吃的啊。”趙煜每日都是在鳳藻殿用膳,未有一日不同,今日遲遲不來,蕭淑清覺得很奇怪。

          正想著,趙煜身邊的王福過來了。

          “奴才參見娘娘。”這位皇上身邊的近侍已近半百,服侍兩位皇帝,也算宮中元老,一直謹守本分,從未在宮中倚老賣老,仗勢欺人。

          “王公公免禮,陛下呢?”看著王福只身前來,蕭淑清不免奇怪。

          “陛下今日公務繁忙,所以就不來鳳藻殿用膳了。”王福畢恭畢敬。

          “怎么會?陛下以往也有朝務繁忙的時候,但從未以此為借口不來用午膳。”蕭淑清覺得并不像王福說的那樣。

          王福楞了楞,一字一頓地說:“陛下說今日太陽大,從勤政殿到鳳藻殿一路上太熱了,所以就不過來了。”

          此話一出口,蕭淑清更覺得匪夷所思,也不知趙煜是怎么了,早上還好好的,怎么中午時分鬧起別扭來了,蕭淑清覺得自己好像并沒有惹趙煜不開心啊,而且趙煜一向對自己溫柔體貼,可從未和她置過氣啊。

          蕭淑清沉思片刻,溫婉一笑:“好,本宮知道了,公公請回吧。”

          看了看一桌子各式各樣的菜肴,一個人用膳也沒有什么胃口。蕭淑清決定親自去看看趙煜。

          “玉落,把本宮為陛下準備的綠豆解暑粥帶著,我們去勤政殿給陛下送去。”既然趙煜不過來用午膳,那蕭淑清就親自去找他好了。

          今日的日頭的確有些大,一路過去,雖然蕭淑清坐的步攆,但額間還是出了細密的汗珠,衣裳也有些被汗水浸濕了。

          一旁緊跟著的玉落輕輕地為蕭淑清打扇,時不時用手帕幫蕭淑清擦去額頭的汗珠:“今日的日頭是有些大,不過馬上就到了,娘娘再忍耐些。”

          蕭淑清的步攆行至勤政殿門口落了下來,王福看到蕭淑清的步攆,有些詫異,但很快便反應過來了,急忙迎上去:“老奴參見皇后娘娘。”

          “陛下呢?”

          還未等王福回答,蕭淑清便朝殿門口走去。

          “陛下在殿內批閱奏折。”王福趕緊挪上前為蕭淑清開了殿門。

          蕭淑清走至內殿,看見正中龍塌上端正地坐著趙煜,明黃色燙金龍袍,尊貴耀眼,一絲不茍的發髻,赤金白玉束冠,俊美無雙的容顏,修長的手指托著素色的奏折。刺眼的陽光透過窗柩打在趙煜的頭上,溫和明媚。

          果然是天之驕子。

          蕭淑清竟然有些挪不開眼了,以往趙煜察覺蕭淑清進來,都會放下手中的事,上前來迎蕭淑清,但今日他連眼皮都沒抬一下。

          蕭淑清心想,果然是生氣了,蕭淑清微微一笑,上前端正的行禮:“臣妾參見陛下,愿陛下長樂無極。”

          “嗯,平身吧。”趙煜還端著架子。

          蕭淑清從玉落手機接過綠豆解暑湯,讓玉落先出去。

          蕭淑清親自將綠豆解暑湯放置在趙煜的桌案上:“陛下,這是臣妾為您準備的,喝一碗吧。”

          “放哪兒吧,我現在不想喝。”趙煜還是沒有抬頭,可手里的奏折分明還停留在剛開始那一頁。

          蕭淑清斂眉沉眸,今日這是怎么了,居然還是不理自己。

          蕭淑清伸手奪過趙煜手中的奏折:“反正陛下也沒有看進去,還不如不看了。”

          “你給我,誰說我沒看進去的。”趙煜抓住蕭淑清拿奏折的手,本想把奏折奪過來,卻沒成想,把蕭淑清一把帶進了自己懷里。

          蕭淑清索性在趙煜懷里坐的穩穩當當,雙手環住趙煜的脖頸,一臉孩子氣:“陛下怎么了,為何生我的氣。我可記得并沒有惹陛下生氣啊。”

          趙煜還是憋著,一臉冷淡:“你自己不清楚嗎,難道?”

          蕭淑清腦中劃過一個念頭,莫不是自己找兄長,讓兄長歸還兵符,被趙煜知道了,怪自己沒有事先告知他?

          蕭淑清仰頭吻上趙煜緊抿的唇,溫熱的觸感一下子讓趙煜繃不住了,趙煜推開蕭淑清,臉上的冷淡之情開始松動:“清兒,別胡鬧。”

          “怎么,我吻自己的夫君就是胡鬧了?”蕭淑清難得像今日這樣任性孩子氣:“陛下是不是因為我讓兄長歸還兵符的事情生氣了。”

          趙煜的手指閑敲著桌案的奏折,淡淡地回答:“嗯。你這樣做是因為不信任我嗎?”

          “我怎么會不信任陛下呢?”蕭淑清的語氣變得正經穩重:“我信任陛下,兄長亦如此,我也知道陛下信任兄長,信任晉陽王府。”

          “那你為何還這樣做?流言蜚語我自會處理,你不用管,我有辦法讓那群碎嘴的老臣閉嘴。”

          蕭淑清當然知道趙煜有辦法,但作為皇后,作為晉陽王的妹妹,作為這樁流言的中心人物,她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2. <var id="kcemc"></var>

      3.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4.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哈尔滨沐足经理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二八杠游戏规则 qq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 西安沐足转让承包 网赌mg不爆分一直输 斗牛明牌抢庄最好牌型 飞禽走兽最理智的压法 特区彩票网精选论坛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哈尔滨沐足经理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二八杠游戏规则 qq分分彩大小在线计划 西安沐足转让承包 网赌mg不爆分一直输 斗牛明牌抢庄最好牌型 飞禽走兽最理智的压法 特区彩票网精选论坛 有欢乐生肖奖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