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kcemc"></var>

  •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首頁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身在情長處

        第二十一章 得勝歸朝

        身在情長處 孟微之 2358 2019-02-14 15:02:26

          春日伊始,春山暖日和風。庭院里的花爭相開放,姹紫嫣紅,花團錦簇,各花入個眼,但還數牡丹真國色。天氣一好,整個人心情就好了。

          蕭淑清抱著缊華,在院子里賞花曬太陽:“缊華,看,那是芍藥,那是牡丹,那是杜鵑,好看嗎?”蕭淑清指著各色璀璨的花,歡喜講給懷里的小人聽。

          “清兒。”熟悉的聲音傳來,蕭淑清有些不相信,不確定這熟悉的聲音是心心念念的那個人。

          蕭淑清扭過頭,確定了那人,邊關苦寒,他瘦了,皮膚也變得黑黝,但堅毅的神情,柔情似水的眸子依舊沒變。

          蕭淑清一時覺得鼻頭涌起一陣酸澀,眼淚也在眼眶里打轉,蕭淑清輕輕底喃了一句:“殿下……”

          趙煜疾步上前,,一把抱住分隔半年的妻子,趙煜還未來得及脫下戎裝,冰涼的鎧甲咯的蕭淑清不舒服,但她還是很享受這日思夜想的懷抱。但是懷里的人兒可不干,哼哼唧唧哭出了聲。

          蕭淑清這才想起還有懷里的小人:“缊華,你父王回來了。”

          趙煜親了親缊華肉嘟嘟的小臉:“缊華,想父王了嗎?”

          “來,抱抱缊華。”蕭淑清把缊華遞到趙煜懷里,溫柔地看著他們父子。

          缊華也很乖,或許真的如玉落所說,是骨子里的血脈親情吧,缊華竟然沒有苦鬧,就算他父王抱的很生硬,他也是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安靜地望著他的父王。

          “清兒,你說缊華是不是還記得我呢,他沒哭,還對我笑呢!”趙煜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歡喜。

          “當然了,你是他父親,他怎么會忘記你呢。”蕭淑清掖了掖缊華的被角,柔聲說:“殿下,你剛回來,一路勞頓,快去休息吧。”

          “好。”

          蕭淑清為趙煜換好常服,準備去吩咐廚房準備吃的,卻被趙煜拉住了手:“清兒,你去哪兒?”

          “殿下肯定餓了吧,我去給殿下準備吃的。”

          “不要,我不餓。我就想和你待會兒。”趙煜皺著眉,眼睛有些疲憊,但是語氣卻像個小孩子一樣。

          蕭淑清拿他沒轍,只好依著他:“好。殿下困了嗎,要不睡會兒吧。”

          “好。”

          趙煜躺到床榻上,卻還是拉著蕭淑清不讓她走。

          蕭淑清坐在床榻邊,看著趙煜安靜地入睡。趙煜一定是累極了,很快就沉沉地睡著了。

          蕭淑清伸手輕輕摸過他濃密的眉毛,因疲憊而凹陷的眼睛,挺拔的鼻梁,俊美的臉龐,蕭淑清湊上去吻了趙煜緊抿的嘴唇。

          “煜哥哥,要是你我不是生在帝王家,該有多好。”蕭淑清的笑容泛著苦楚。

          蕭淑清慢慢抽出被趙煜緊握的手,為趙煜蓋好被子,輕輕掩門。

          “殿下,您怎么出來了,太子殿下睡著了?”候在門口的玉落輕聲問。

          “嗯,太子睡了,你隨我去廚房,我親自下廚,給太子做些愛吃的菜。”

          回廊角落里,有兩個宮女在嚼舌根。

          “你聽說了嗎?這次太子初次上戰場,便得勝歸朝,陛下很歡喜呢。”

          “可太子只是副帥啊,晉陽王才是主帥,這功勞也應該都是晉陽王的吧。”

          “晉陽王只是一介臣子,哪兒比得上太子的分量,若是這仗敗了,肯定都會怪在晉陽王一人身上,但勝了,就不是這樣了……”

          “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在背后議論太子和晉陽王。”蕭淑清是真的惱怒了。

          兩個小宮女看到一向溫和的太子妃發這樣大的火,都被嚇住了,慌忙跪下求饒:“殿下,奴婢知道錯了,下次不敢了,還請殿下恕罪。”

          “恕罪?議論這些的時候怎么沒想到會受罰。”蕭淑清稍稍平復了心情,寬袖里緊握的手松了松:“本宮一向寬和,但背后議論主子,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本宮也是不會輕饒的。”

          “殿下恕罪啊,是奴婢失言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兩個婢女唯唯諾諾的,聲音顫抖。

          “玉落,把她們倆帶下去,掌嘴二十。”

          “是,殿下。”

          “殿下不要啊,不要啊……”

          蕭淑清從不會把怒火遷移到別人身上。蕭淑清一絲不亂地洗菜,切菜,炒菜。

          “殿下,奴婢來吧。”

          “不用,我可以的。”

          玉落望了望沒有任何表情的蕭淑清,還是憋回了想問的話,她不明白蕭淑清今日為何會發這樣大的火。

          “殿下,嘗嘗這些菜。”蕭淑清滿心歡喜地把趙煜拉到桌邊。

          “這可是殿下親手做的,連洗菜切菜都是自己動手的。”玉落在旁邊說道。

          “清兒自己切的菜?傷到自己怎么辦。”趙煜拉過蕭淑清的手:“我看看你的手。”

          “沒什么了,沒事的。”蕭淑清抽回自己的手:“殿下快嘗嘗吧,等會冷了就不好吃了。”

          “好。”趙煜嘗了一口板栗酥雞:“清兒的手藝一直都好。”

          “殿下喜歡就好。”蕭淑清勾起一抹微笑。

          玉落瞧自家主子面色平靜,似乎回廊一事從未發生過,也并不打算跟太子說起了。

          但是此事早就傳到了趙煜耳朵里。趙煜抬眼看了看蕭淑清,低頭扒著碗里的飯。

          “清兒,我聽說你今日處置了兩個嚼舌根的宮女。”

          “嗯。”蕭淑清眉毛絲都沒有眨一下。

          “發那么大的火干嘛,氣大傷身。”

          “我知道的,我平時對下人在寬厚不過了,只是今天,實在是惹惱了我。”蕭淑清放下筷子:“她們在背后妄議太子殿下你和兄長,揣摩陛下的心意。”

          “但是你發那么大的火,多傷身啊。”趙煜心疼地拉過蕭淑清的手。

          “如果我不嚴加處置,日后傳了出去,會被歪曲成我們東宮的意思。”

          “清兒。委屈你了。”

          “委屈?我有什么委屈的。”

          “清兒……”

          “好了,快吃飯吧。這湯也可以的,很香的,還有那盤青菜,多吃吃青菜,也很好的。”

          “好。”

          ……

          

        目錄
        目錄
        設置
        設置
        書架
        加入書架
        書頁
        返回書頁
        評論
        評論
        指南
      2. <var id="kcemc"></var>

      3. <output id="kcemc"><legend id="kcemc"><dd id="kcemc"></dd></legend></output>
      4. <listing id="kcemc"><delect id="kcemc"></delect></listing>

          1. 合肥小姐上门qq 安徽时时快3 好彩客正版官方网下载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全平台笔记软件 日本大胸美女全裸图片 真金棋牌 快3计划软件免费版 酒店小姐安全吗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合肥小姐上门qq 安徽时时快3 好彩客正版官方网下载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全平台笔记软件 日本大胸美女全裸图片 真金棋牌 快3计划软件免费版 酒店小姐安全吗